洛阳杭荣电气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澳大利亚拟明年七月征碳税 中国进口价格或上升

编辑:洛阳杭荣电气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澳大利亚拟明年七月征碳税 中国进口价格或上升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7月10日下午宣布,澳大利亚政府拟从明年7月开始征收碳税,每吨23澳元。

按照方案,征收碳税对象为,电力、交通、工业和矿业等500家高碳排放企业,它们占澳大利亚碳排放总量的60%以上。

碳税征收3年后,将正式过渡为温室气体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机制。

作为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国家,澳大利亚此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发展清洁能源。目前,澳大利亚80%的电力供应来自于火电。

澳大利亚7月10日同时发布了清洁能源计划,超过130亿澳元将被投向清洁能源项目。

该方案需要在下半年获得澳大利亚国会通过。如能获得国会通过,澳大利亚将成为继欧盟、新西兰之后的第三个有望在全国范围内引入碳交易机制的发达国家。

澳大利亚方案对中国的影响受到关注,“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量的资源,比如铁矿石和煤炭等,澳大利亚出口型企业很有可能会把增加的成本,通过抬高出口价格,转嫁给中国的进口商”。中创碳投有限公司战略总监钱国强预计。

碳价机制方案已定

严格意义来说,澳大利亚将实行的是碳价机制方案,方案的前三年类似于征收碳税,之后过渡为市场机制。

这将是欧洲以外最大规模的碳排放限制方案。澳大利亚政府希望,到2020年可以减少1.59亿吨碳排放,与2000年相比减排5%。

“相当于少开4500万辆车。”吉拉德说。

前三年碳价采取固定机制,2012年7月1日至2015年6月30日,碳价从每吨23澳元开始,每年增长2.5%。

受控于碳价的企业名单包括,国际电力、TRU能源等电力企业,布鲁斯科、一钢等钢铁公司以及力拓、必和必拓和伍德赛德等矿产资源和石油巨头。

“该方案目前阶段的特征是,相当于是对大型排放企业征收碳税。每个企业到年底时需向政府提交其排放数据,并按要求缴纳碳价。政府并不允许企业提前无限量购买固定价格的碳排放权,并将多余的碳排放权留存到未来使用,因此目前在固定碳价机制下企业间不存在碳排放权交易的空间。”钱国强说。

每吨23澳元的碳价已经高于欧盟EU ETS的碳价,过去一年里EU ETS的平均碳价为每吨15.42欧元。

但是,澳大利亚企业不能使用国际抵消机制产生的信用额,来冲抵其国内固定价格的排放权,因此,“这一机制也没有为清洁发展机制等抵消机制提供新的机会,现阶段对国际碳市场的主要影响是提振市场信心”。钱国强评价。

从2015年7月1日开始,澳大利亚拟开展碳交易机制,碳价将由市场决定,同时,政府每年发放的配额数量将会实行“总量控制”。

“一旦碳交易开始,澳大利亚的碳价在2020年有可能达到每吨32澳元。”彭博新能源财经咨询公司悉尼研究团队负责人Seb Henbest说。

不过,能否顺利过渡到碳交易仍有变数。

“实施碳交易还需为被涵盖的行业设定排放总量控制目标,并按一定的标准将排放权分配给每个排放实体等。这也就意味着今后政府还需在总量控制目标和排放权分配等问题上提出新的方案,这难免会遇到各种阻力,经历一番复杂的谈判和妥协,这些工作能否顺利推进,还要取决于固定碳价机制的具体实施情况。”钱国强评论说。

清洁能源计划发布

实施碳价机制,目的是为了让澳大利亚走向清洁能源的未来,“碳价会为清洁技术,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刺激。政府会引导市场信号,使新技术的投资成本尽可能低”。澳大利亚7月10日同时发布的清洁能源计划说。

由于引入碳价机制,电费将上涨10%,天然气费用将上涨9%,食品和日用品成本每周将增加近1元。

为此,澳大利亚政府将预期前三年可获得的278亿澳元收入,用于补贴家庭;支持就业;发展清洁能源。

这笔收入将首先用于补偿受影响家庭,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固定碳价,取得的一半以上的收入,将通过增加补贴和减税等方式,为90%受影响家庭提供补偿,并通过税制改革,使民众无需提交退税申请就能获得补偿。

接下来将援助高排放产业。澳大利亚政府打算,在最初3年投入92亿澳元,用于援助高排放产业,比如铝业、钢铁业、纸浆业等支柱产业免遭“扼杀”。

煤炭业在高排放产业中将获得最大援助,在接下来6年,将获得澳大利亚政府13亿澳元的援助。

不过,采取碳价的最重要目的是清洁能源,“走向清洁能源的未来,不只是简单地使我们的工业持续繁荣,也包括为清洁能源的发展提供平台”。澳大利亚气候变化部长雷格·康贝特称。

“碳价在2020年前,将帮助拉动200亿澳元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澳大利亚清洁能源委员会战略总监Kane Thornton说。

根据清洁能源计划,超过130亿澳元将被投向清洁能源项目。

澳大利亚还设立了2亿澳元的清洁技术方案、3亿澳元的钢铁业转型计划、13亿澳元的“煤矿工业就业计划”等,为食品、钢铁和煤矿等工业部门提供补偿,帮助他们采纳先进技术,使用新能源或提高能效。

到2050年,所有可再生能源发电将占澳大利亚的40%,澳大利亚政府亦希冀迎来大型太阳能发电厂的新时代。

澳大利亚政府最近宣布,资助4.64亿澳元给Solar Dawn公司,这是建设在昆士兰州钦奇拉的太阳能光热发电厂;另一个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Moree Solar Farm太阳能光伏发电厂,则得到澳大利亚政府3.07亿澳元的资助。

这两个发电厂预计从2015年开始运行,将会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太阳能发电厂,为11.5万户澳大利亚家庭提供足够电力。

正在维多利亚州建设耗资10亿澳元的麦克阿瑟风电场的AGL能源公司称,会支持碳价的引入,可以“尽可能快地为投资提供确定性”。

成败尚不确定

尽管目前吉拉德已得到包括绿党和独立议员的支持,考虑到绿党在参议院掌握打破平衡的关键票,碳价机制计划在年内获得国会通过的可能性较大。不过,成败尚不确定。

来自企业的反对声音很大。

英美资源集团称,吉拉德的提议将把澳大利亚的煤矿产业投资、以及4万个工作岗位至于危险之中。

铝生产商预计,由于吉拉德的计划,他们的生产成本将在第一年提高1.2亿澳元,到2020年则将提高4亿澳元。“新政策会使本地生产商,在海外竞争者面前处于不利地位。”澳大利亚铝业委员会称。

澳大利亚拟明年7月征碳税中国进口价格或上升

澳大利亚铝业委员会执行理事长Miles Prosser称,相关产业将难以吸引投资,如果失去了这些投资,对澳大利亚是一个伤害,但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不会减少。

“海外煤矿购买商有可能转向其他国家,迫使澳大利亚煤矿关闭。”澳大利亚煤矿联合会发表声明。

事实上,澳大利亚前任总理陆克文,之前提出的碳排放交易方案,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曾多次受阻。

吉拉德接替陆克文担任工党领袖后,做出妥协,改变陆克文一步到位引入碳交易机制的做法,打算分步骤进行,先实施固定碳价机制,再引入碳交易机制。

目前,吉拉德已经成为13年来最不受欢迎的澳大利亚总理,她把宝押在“碳价机制”上,希望若成功推行,将极大提高其政治声望,为参与2013年大选赢得重要政治筹码。

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艾伯特则承诺,如果他能上台,将撤销吉拉德政府的方案。

尽管方案还待通过,对中国的潜在影响已经受到关注。

“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量的资源,比如铁矿石和煤炭等,澳大利亚出口型企业很有可能会把增加的成本,通过抬高出口价格,转嫁给中国的进口商。中国的通货膨胀压力也会随之加大。”钱国强预计。

不过,由于澳大利亚政府的补贴——排放密集的出口型行业将获得补贴,这些企业将在第一年内获得所有企业年均碳价支出94.5%的补贴,其他非排放密集型出口企业也能在第一年内获得66%的补贴。该补贴将以每年1.3%的幅度逐年下降。

这意味着,在方案实行的初期,企业成本的增加有限,“主要看企业能否自身消化成本,否则,就一定会转嫁给中国的进口商。”钱国强说。
上一条:未来我国风电转型势在必行 下一条:六项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终端国标发布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379-211585
邮箱:service@cdl163.com